要懂得珍惜身边人

发布时间:2021-04-10 07:11 来源:新浪女性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43岁病逝,面对死亡,他只害怕了一天

作者:末那大叔

当年马东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,第一时间就往家赶。

但是很可惜,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

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,他在内疚和遗憾中备受煎熬,难以放下。

整整三年,他终于梦到了父亲,梦中父亲对他说:

“我今天才真正地走了,很高兴跟你做一世父子,有缘再聚。”

马东才终于从“父亲去世”这件事中走出来,学会了释怀。

后来的他,依旧时常怀念父亲,每逢扫墓也会偷偷难过。

只是他想通了一点:

我父亲不在了,但我要一直往前走。

清明节是一年之中,最可以光明正大怀念一个人的日子。

我远在加拿大的朋友,双亲已故,很多年不过春节了。

却在每个清明,都会回到家乡祭扫。

他说:现在的路,已经回不去从前的家了。

但只要站在这块土地上,他就会有回家的归属感。

思念一个人到极致,是什么感觉?

想念如果有声音,恐怕早已震耳欲聋。

4月1日,安徽池州,缪女士和丈夫清明回家扫墓。

看到父亲一个人孤单单的站在门口,再也看不见母亲的身影。

丈夫忍不住在车上嚎啕大哭,父亲想安慰却不知说什么。

人这一生,世间的所有感情都指向团聚,唯有父母指向别离。

多数人的自我中,有一部分是由家人构建的。

家人的离世,意味着其中一部分自我的死亡。

所以,我们才会感觉特别的难受。

莫言在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曾说:

最遗憾的是,母亲已经离世,无法分享自己的荣光。

在他十几岁时,母亲就患了严重的肺病。

贫穷、疾病和劳累伴随着他的童年,看不到一点希望。

但即便如此,母亲从来没有低下过头。

她依然顽强、坚韧、乐观,劳作时还会哼唱着小曲。

母亲并没有多少文化,但却一直教育莫言:

人要忍受苦难,不屈不挠地活下去。

记忆中,最让莫言痛苦的,是母亲被打的一次经历。

他跟着母亲去拣麦穗,看守麦田的人来了,狠狠扇了母亲一个耳光。

多年以后,那个看守麦田的人,已经成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。

莫言想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,却被母亲拦下了。

母亲平静地说了一句话,让莫言终身难忘:

曾经那个打我的人,与现在这个老人,并不是一个人。

时过境迁,往昔的事,不值得你对现在耿耿于怀。

因为经历,所以宽容,以致豁达,才能放下。

这是无论母亲离去多少年后,莫言都无法忘怀的信仰。

自古爱恨离别苦,任由你悲欢。

每次刷手机,提示新闻消息,最怕的就是看到有人离开。

唯一的区别,是有些人不声不响地走了;

有些人却留下了思想和信仰,足够陪伴你的余生。

前几天的愚人节,看到了音乐人赵英俊的生前视频。

“当你们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,我应该是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。”

2021年2月3日,他于北京病逝,享年43岁。

但早在2018年,确诊癌症的他,就录好了这段视频。

没有悲伤,没有崩溃,他甚至还讲着笑话,跟这个世界提前告别:

“这个世界真的是很美好,真的是舍不得。”

他说,面对死亡,他只害怕了一天。

因为这是每个人的必修课,只是他的来的早了一点。

李诞曾说过一句很残酷的话:

这个时代什么都太快了,人们很快会忘记眼前的事,关注别的。

热搜上逝去的人,很快会成为旧闻,被很快淡忘。

大家继续忙碌生活、工作,讨论明天中午吃什么,一切都不会改变。

那么离开的人,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意义呢?

贾玲曾在采访中真情流露:

“妈妈去世之后,快乐变得很难。

再成功又如何,一想到我妈看不到这些,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。”

我想,这就是失去给我们上的最重要的一课:珍惜。

不要总是想着今天的错,明天再挽回;

今天的矛盾,明天再道歉;今天的放纵,明天再补救。

明天一定会来的,但有些人等不到明天。

世事无常,谁能保证一切安然无恙。

总有一天,我们都必须被动接受遗忘。

但在这之前,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好,或者记住我就好。

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,我们都是那个过河的人。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记,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铭记。对于逝去的亲人来说,只要我们没有忘记,他们就不曾真正离开。

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